医药卫生管理学院

学生园地 > 社会实践

关于医患关系的励志文
来源:蒋洪波  发布时间:2013-11-02 21:41:07 点击: 


去年做学术论坛,不少同学去医院找患者做问卷调查,回来同学就开始摇头,说,有些患者的素质是真低下,问题听不懂,瞎填,那也算了,有的非但不做,还骂你。
上个学期坐书记的车去主校区,从同济医院门口出去,结果大门堵了,说是在医闹,只能从侧门出去。书记说这种事常有。现在的医闹是职业化。有的闹来闹去都是那么几个人。自然有利可图才会职业化。

前几天的课,老师说在中国的病患面前不敢说话,有时候把病情交代一下,患者直接抱着你哭,病人家属直接就打你,意思是你不该在患者面前这么说。老师说在美国都不这样,绝症都是直接跟病患说还能活多久,大多很平静,当然也有悲伤的,却不会极端。

也听说过一个新闻,真的假的不知道,大致说一病人濒死,很多医院看没戏了怕惹事都不救了,一个医院医生看实在可怜,接了,手术几个小时,还是没救回来,出来家属就一个巴掌。这人推进来是好的,在你们医院死了,得赔钱。说起了赔钱,就忘了悲伤,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医院治好了人是应该的,治不好你就是谋财害命。这真是乱相。

不得不说,医患关系恶化的一大原因就是部分患者素质极为低下。
文化水平低导致丧失最基本的常识,不爱学习,却偏爱道听途说,没有主见,却偏爱胡说八道。一旦涉及到利益就眼红,一吃亏就容易被煽动,却总是短见不堪。一言蔽之,就是没素质。
这群暴民,根本不是制度繁衍的,放在美国,挨揍的除了从医生变成了doctor,又会有什么差别。
或许有人要说,完善的法律才能根治这种怪相,可是一旦社会秩序只能用法律底线来规范。我们早就丧失了文明社会的基本。

其实学专业学习接触医患关系的问题不少,常归咎一些制度问题,而素质问题常是一笔带过,可能学者们也都知道,做管理的终究改不了一些被管理者的根性。多得是你不知道的事,更多的是你无能为力的事。
上内科时老师开玩笑,其实当医生挺无奈的,学了那么多年医,患者问你,为什么会得高血压?你说,不知道。又问,治不治的好?治不好。
中国的临床医学教科书已经出到第八版了,可很多疾病的发病机制至今未见端倪。然而就算都搞清楚了,又真的医治的了万万亿中国人的人心吗。学医救不了中国人,挂科的学渣鲁迅先生发出一声呐喊,捉笔为刀,只是这把刀救人,不杀人,同时也保证了自己不被杀。

我初中右手桡骨粉碎性骨折,在杭州某三甲医院做的手术。某骨外科主任医师动的手术,医术高超,手术很成功,但术后态度转冷,查房如走过场。几天后突然热情起来,笑容可掬。我说,这医生真好。我爸妈说,钞票好而已。事后我才知道,这医生反复暗示我爸妈该给红包了,据我爸说,那其实就是明要,只能给了,你不给都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来。
高中时候校医院的张天师,大凡头疼脑热肚子疼都开宝济丸,开药完全凭心情。误诊的不少,没治好的也不少。高三的时候同学掀起一场反天师运动,响应者不少,最后活动领导者被抓去谈话,此事不了了之。曾经我管学校的广播设备,天师偶尔来做科普广播,态度直蛮倨傲,举手投足却愚鲁不堪。最滑稽的是,每次广播完,都会自吹自擂颇为自豪的把自己的所有称谓都说上一遍,只是不知道听众其实都知道他是个庸医加傻逼。

这两件事让我对医生的印象都很差。当然当时我也不会想到之后我会以管理学生的身份和一群医学生一起学习。生理生化病理病生内外妇儿传染病。我们的老师,有的医院的医生们,和蔼可亲,循循善诱,让我知道医生并非都如当初。
很多我们专业的学生质疑我们为什么要学医学课。我之前觉得大概是科普吧。有一天当我为了医学课在二号楼自习的时候,看的头昏脑胀,一抬头,发现一教室的人都和我一样,然后我就很想笑,觉得自己像个卧底,偶尔身临其境,偶尔又像个局外人般审视这个环境。
我身边的医学生大多信仰强烈,有的可以如一个虔诚的信徒般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其余都用来学习。当然我们把这些人称为学霸。即使那些平常跟我关系不错,学生工作十分积极,开朗活泼接地气的人,虽然时常抱怨考试,但是也显然没有放弃过成为一个好医生的理想。
裘法祖老先生回忆当年自己的学习生涯,也说自己是个书呆子。也说自己没有爱好。医学生也应该是也确实是很简单的一群人,尤其是学临床医学的,鲁迅,孙中山,冯唐之类的人只是少数。很多人只能守着孤独理想,在图书馆日复一日等着背过的医学书及腰,等身,最终成为一个比较合格的医生,在生老病死间穿梭。
想起北西里Frank里电话里大吼,我曾经一天看的医生比你一天都多,而救死扶伤换来背后一枪。中国医生足以悲壮的让人哑然失笑。
医生是矛盾的生物。而医学是个深坑。至少在中国是这样。



如果现在我去做个问卷调查,问医学生,你们以后如果做医生会收红包吗?九成九不会说会。骨外科主任当年在学医的时候,也会说不会。
如果我再问,你们以后会学艺不精乱开药,愚鲁而倨傲,沽名钓誉,常把称谓挂在嘴边吗?也不会。张天师当年显然也不可能想成为这样的人。
他们大概都曾是意气风发的和现在坐在教室楼里苦读的同学一样的人。
孤独理想遇上浮躁亢奋充满诱惑的社会。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把他们的行为理解为信仰的挫伤或者坏死。他们现在当然不会说是。因为在他们眼里,救死扶伤不再是信仰理想,而是职业是谋生。


在我看来医患关系的问题只是时间问题。就如现代中国的任何乱相都是时间问题,是打通任督二脉的阵痛。
学术造假,官商勾结,朋友相负,亲人相害,等到那些狡诈恶徒离开社会舞台,而新一代终于拥有了行动权和话语权,暴力与伤害终究不会存在。
是医学的发达和精进,教育者的人文熏陶,传媒业的客观与真实,是法律界的公正公平,管理者的高效与规范,政府的正确引导。更是当我们成为舆论中的一员时理性,患者中的一员时冷静。
大概就是所谓,你就是未来的中国。


重要的是我们这一代人,在数十年后,即使甚至丧失了所谓理想和信仰。依旧拥有善良人生。
要坚定。


学生园地

 
 
版权所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医药卫生管理学院(鄂ICP备05003322号-1)

地址:中国武汉航空路13号 邮编:430030 电话:027-83692727